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致远千里

走进致远 从心开始

 
 
 

日志

 
 

致远家乡话致远  

2010-03-05 20:33:38|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一)致远情结

东光县于桥乡马祠堂村,坐落在县城东约十五公里处,这里是“元曲四大家”之一的马致远的故乡。在这里,老幼妇孺皆熟识马致远的诗词,都为自己与这位曲状元同一个故乡而骄傲。在这里,大人儿童都会背诵“枯藤老树昏鸦, 小桥流水人家, 古道西风瘦马。 夕阳西下, 断肠人在天涯。”在这里,人人都会信口道来,讲一段“一马双进士”亦或是“燕王扫北”的故事。千古词宗马致远着实给家乡人民留下辉煌的典范与无尽的希望,影响有多深远,这份骄傲就有多厚重,为此,茶余饭后就会牵动子孙后代的自豪,给人启迪和力量。

多年以来,不同的地域对马致远的故里多有争议,2002年4月24日,东光县马致远研究会正式成立,随即开展了拯救、保护马致远文物及文字资料的搜集整理工作。县委宣传部、县人大、县政协等单位干部,县文教局、县文物保护管理所等部门的专业人员,迅速行动起来。他们寻根求本,来到马祠堂村,收集整理族谱,保护现有碑刻。听白发老者讲述马致远的生活轶事;他们南下北上,先后到北京、宁波等地,探寻马致远的生平及政绩。匆匆的步履,探寻的目光,唤醒了沉睡的历史,让马致远的一切都明朗起来,鲜活起来。

    8月21日,也就是马致远研究会成立4个月后,马祠堂村的马氏后人迎来了一批尊贵的客人。他们是由全国政协常委、民进中央副主席梅向明率领的由国家知名专家、资深学者及市县领导组成的马致远故里考证团。考证团实地考察了马家祠堂遗址,考证了墓碑、族谱、木刻、石刻等现存文物。并怀着激动的心情,欣然挥锨,为马家祠堂的重修奠基。重修马家祠堂,是东光人拯救、保护“致远文化”的重要一步。按照“整旧如故,以存其真”的思路,力求再现古祠风貌。祠堂占地30亩。建筑面积为500平方米。是四合院私家园林结构的一组元代建筑群。

    关于马致远是河北东光人,不但在《东光县志》、《河间府志》(东光旧属河间府管辖)和东光县马祠堂村的《马氏族谱》上均有记载,而且马祠堂村和周围大生、马肖三等村马氏后裔,也有许多关于马致远的传说。据清同治癸酉年间马祠堂村修订的《马氏族谱》序略云:“马氏先世宋人失记无考,始祖讳德昭,元人。”这也就是说,该家谱以马德昭做为立谱始祖,因宋代的祖先未有记录而无法查考入谱。据《马氏族谱》载,德昭生有三子:其长子为马视远,后为致远。在这里,马致远显然是《马氏族谱》的第二代人。族谱载:德昭子视远,字东篱,元举进士,仕真定儒学,升工部主事赠奉直大夫;视远孙径,明正统已末进士,任宜章县知事;曾孙孔惠,明成化八年进士,任兵部都纪事,升福建参议。在这部族谱中,马致远和其孙子马经。曾孙马孔惠都中过进士做过官,故当时的县志有赞其“世为弓高(东光在元宋以前称弓高县)望族,俱以家学捷南宫”之句。马祠堂村原名老马庄, 因出现了马致远、马经、马孔惠祖孙两朝三代进士,虽然官做的都不大,但对一个普通的农村来说,这也算功名显赫,声名远播。所以,马氏家族于明朝成化年间修建了在当时规模比较宏大的马氏祠堂,因此更名为马祠堂村。 明崇祯年间, 曾中进士并任户部给事中的马致远的宗族外孙庄宪祖,为祠堂大殿明柱上题写了楹联:“两朝名宦郎尹省,三世甲科祖父孙。” 大殿门楣上匾额为清道光年间任东光知县的肖德宣所题“千古词宗”四个大字。据后来修订的县志记载:马氏祠堂在民国初年尚“殿宇森然”,祠堂内“两厢对建,西厢为讲习之所,东厢做寝息之室,中堂神牌大书昭然”。祠堂内挂有马致远的画像,布质,长2.3米,宽1.3米,画面上马致远端坐中央,仪态端庄,左侧有一侍童,右上角有雪斋所题赞誉之词:“登瀛州之甲地,住圣世之材。文章垂百代之式,政事寓六曹之魁。金堂藻镜,玉鼎盐梅。往在抢忠为国,事属先生风烈者哉。雪斋拜赞。”现此画像保存在县文保所。                                                                                                                      

马致远创有杂剧十六种,存世的有《江州司马青衫泪》、《破幽梦孤雁汉宫秋》、《吕洞宾三醉岳阳楼》、《半夜雷轰荐福碑》、《马丹阳三度任风子》、《开坛阐教黄梁梦》、《西华山陈抟高卧》七种。马致远的散曲作品也负盛名,现存辑本《东篱乐府》一卷,收入小令104首,套数17。元末明初贾仲明在诗中说:“万花丛中马神仙,百世集中说致远”,“姓名香贯满梨园”。 马致远杂剧的语言清丽,善于把比较朴实自然的语句锤炼得精致而富有表现力。曲文充满强烈的抒情性和主观性。 马致远的散曲,扩大题材领域,提高艺术意境。声调和谐优美,语言疏宕豪爽,雅俗兼备马致远致力于个体生命价值的追求:高度体认自我价值,表达了人格独立、精神自由、长生久视的个体生命理想。马致远的个体生命意识有着具体的历史的积极影响,对后代子孙有着深远的影响,因此借前辈的东风,实现了对后人们的名人激励效应,激励晚生奋发图强,宁静致远,激发后辈的毅力与拼搏精神,有效的提高家乡人民精神生活的质量。

 

(二)一马双进士

    相传离东光城二十里地,曾经有一座马家祠堂,人们传说祠堂的气派可 大了。祠堂里面有马致远的坟墓,院子外边种者很多松树,有的搂 都搂不过来。一场文化大革命,把马家祠堂扫光了。如今的马家人,提起马致远,从心里都尊敬这位老前辈,就连还不很懂事的小孩子也能背出千古不灭的《秋思》来. 小时候的马致远,并不叫马致远,家名叫“马视远”。后来,视远成才、成器,科考进士,进入官场,按大元法规,宦官必须以入户名为准,所以他走入官场,必以视远居称。他热爱文学、把经典名著精读细读,有些名篇、名著、名句他倒背如流,《论语》、《孟子解》、《毛诗注》、《周易》、《春秋》、《唐诗》、《宋词》、他都读的烂熟。他从事戏曲创作,又必须与宦官真名实姓相区分,所著作品以寺院长老赐名为号,天长地久,马致远,马东篱的名字荣登榜首,由一个贫穷的‘神童’成为“元曲状元”。 中统年间,元世祖忽必烈在位,社会一片黑暗,百姓吃不饱肚子, 也穿不上衣服,受害的多极了,到处都是冤案!那时侯,十四五岁的马致远看到元朝就要完蛋了,他把“马视远”改成“马致远”,卷把好铺盖卷儿,带好了行囊,逃到南方去求学。 走了很多天,好不容易才来到一个村里。这时,马致远也累得 走不动了,就给一个大户人家扛长活。  主人对马致远很器重。把他安顿在一个书房里,让 他准备明年应试,参加科举。到了第二年春天,马致远真的考中进士。 这便是乡间流传的“一马双进士”的故事。

(三)燕王扫北,逢马不杀

明太祖朱元璋,生前有26个儿子,四子朱棣聪明过人,在洪武三年封为燕王。十三年就藩北平,燕王手中握兵十万,镇守燕京一带十分太平。 在这期间,他坐享其乐,广召才子文人,编戏作曲,颂杨太平。北方有个元曲作家贾仲明,是元末的后起之秀,家居淄川(今山东淄博市)以学习马致远元曲而成名家。燕王欣赏其文材,将其选进燕王府,侍奉朱棣。贾仲明在燕王府得宠,燕王看过贾仲明的杂剧《箫淑兰情菩萨蛮》甚喜,设宴请贾仲明吃饭。席间,燕王问贾仲明:“云水散人(仲明自号)你词如锦帷琼筵以谁为师”?贾仲明说:“致远为师”燕王说:“元曲谁为第一,你何是说?”贾仲明说: “元人马致远为第一,我有吊言相赠。”燕王说:“吟来我。”贾仲明谂:凌波仙,吊马致远。万花丛里马神仙,百世集中说致远。四方海内皆谈羡,战文场,曲状元。姓名香,贯满梨园。《汉宫秋》《青衫泪》、《戚夫人》、《孟浩然》共瘐白关老齐肩。燕王听的津津有味,自此就非常喜欢马致远的词曲。

     后来,燕王朱棣从北方起兵时,路过沧州到德州这些地方,遭到了地方武装的围追堵截。燕王朱棣取得皇位以后,就从南方发兵开始扫北。他对部下的将官说:“我从小就爱读马致远的散曲,我一直把他当成自己的老师。你们到了东光,逢马勿杀。” 将官们将“逢马”二字理解为“冯马”,结果,冯氏家族也跟着沾了大光。

             (四)肖德宣与千古词宗

    清代光绪年间.,乡下有一个书生,叫肖德宣,几次进京赶考, 都没有考中。

后来,肖德宣读到了马致远的那篇《天净沙.秋思》,心里开窍。第二年科举一下子考中了,当上了东光县令。 从那时,他更爱读马致远的词,白天背,黑夜背,简直入迷 了。每当碰到熟人,他都夸马致远的词,说:“多么好的老师啊!”

有这么一天,他带着仆役,到乡间探访。约摸走出很远来了,这 时衙役们也走累了,见到一座祠堂,也没细看,就走到里面去歇凉。 等到进了内堂,看到了正中牌位上悬挂有影像,像上画着一老人端坐在太师椅上,一书童在他的左边站着。 “这不是马致远,马东篱先生吗 ? ”肖德宣激灵灵打了个寒战。“冒然闯进了东篱先生的祠堂,真是天大的罪过。”他小心地带着衙役,悄不声地退出了祠堂。 来到祠堂外,这才看清,马家祠堂好大的气派呀!柯堂左右题 着一副对联: 十九世簪缨继体,八百年礼乐传家 。这是明代崇祯年问,进士庄宪祖写的。

肖德宣撩衣袍跪倒在地,.一步一头,一步一揖,直磕到东篱先 生的影像前。

回到县衙里,肖德宣拿起毛笔,写下了四个大字: “千古词宗”.选了一个最好的雕匠,把匾刻好,刷上最好的漆,命人抬着,来到马家祠堂,亲自悬挂在门楣之上。

(五)致远之家

来到马祠堂村,只见村前垂杨参天,村后绿柳依依,塘中绿波粼粼,田间麦浪滚滚,俨然一派典型的平原农村景色。岁月悠悠,沧桑变幻。虽然今日的马祠堂村和昔日马致远时代的老马庄相比, 已大变了模样,但从这浓郁的田园农家风光中,我们依稀能感觉到马致远笔下那个经常思念的故乡的影子。纵观马致远的作品,触目可见“小桥流水人家”, “二顷良田一亩宅”, “一枕葫芦架,几行垂杨树”, “落花水香茅舍晚”之类平原农村田园风光的描绘,如果说这是对故乡东光老马庄的描写,就十分相似了。

重修马家祠堂,是东光人拯救、保护“致远文化”的重要一步。按照“整旧如故,以存其真”的思路,力求再现古祠风貌。祠堂占地30亩。建筑面积为500平方米。是四合院私家园林结构的一组元代建筑群 ,位于马祠堂村南方向,据说这里曾是马致远的祠堂旧址,朱红色的大门古朴依旧,七百年前的风景仿佛依然在目,七百年的时光恍若一瞬,呼啦啦翻开的历史画页中,新时代祖国日新月日的大好河山静然呈现眼前,怀想与沉思中,马致远向我们静静走来。

    祠堂的整体建筑,营造了平和、宁静、深邃的文化氛围,体现了清幽古朴的风貌。其中的设计更是体现了自然、恬静、含蓄的艺术效果,增添了几许迷人色彩。扑面而来的苍翠的竹林,使整个祠堂顿现清幽。路过此处让人情不自禁想起了那首流传至今的古词:枯藤老树昏鸦,小桥流水人家,古道西风瘦马,夕阳西下,断肠人在天涯。短短二十八个字,打动了无数人的心。想马致远年轻时,也曾慷慨激昂,背井离乡,欲从仕而报效国家。然时运不济,几番颠沛,终不得志,老年顺其自然,在异乡过起了隐居田园的生活。夕阳西下,遥望家乡之时,感慨丛生,写下了断肠词句,恍若一声叹息。

    坐北朝南的正厅,大红柱上的楹联 “一段秋思成绝唱;半生杂剧到名家”,写出了马致远一生的文学贡献。正中汉白玉质马致远塑像,头裹方巾,胡须飞扬,眼望前方,右手于胸前握一毛笔,左手背身后执一卷经书,似陷入沉思。塑像后为著名小令《天净沙·秋思》。

    人们不禁想起马致远的“铁佛寺长老为马致远取名的由来”、“马致远为铁佛寺理佛老僧所写的小令”、“一马双进士”、“燕王扫北,冯马不杀”等美丽传说。壁碑中悬挂马致远的著名作品,如《汉宫秋》、《双调夜行船.秋思》、《潇湘八景》、《岳阳楼》等的图文集,其中有叹世刺时、怀古伤今、隐逸玩世之作,也有咏物写景、羁旅乡思之作,表露了他怀才不遇,逃避现实,隐居乐道的思想情怀,引人走入他经历过多少次的汹涌而逐渐趋于隐忍、平缓的内心世界。怀想万花丛中凝神踱步的马神仙,那颗敏感细致的心,经历了那么多尘世的风霜雪雨,给世人留下了美丽华章,何尝又不是一份沉厚的心灵馈赠呢?只有震撼人心灵的东西,才可以真正地打动人心。一个朝代的背影渐去渐远,可是那个着长衫、拿毛笔、执书卷的身影却永远地留在了人的心中。

(六)后辈情怀

    2002年4月24日,东光县马致远研究会正式成立,随即开展了拯救、保护马致远文物及文字资料的搜集整理工作。县委宣传部、县人大、县政协等单位干部,县文教局、县文物保护管理所等部门的专业人员,迅速行动起来。他们寻根求本,来到马祠堂村,收集整理族谱,保护现有碑刻。听白发老者讲述马致远的生活轶事;他们南下北上,先后到北京、宁波等地,探寻马致远的生平。后人们为此作出了不懈的努力,呕心沥血,一往直前,在此,仅举几个例子,留作纪念:

马吉连,是马致远第二十四代孙,自1991年退休起,他就潜心研究马致远的生平,拖着因脑血栓而病残的身体,马吉连先后走访了马祠堂村、马小山村、马黑牛村等十几个马氏族人集聚的村庄,采访了多名马氏后裔。走访中,他时时被这位先人的才学和品行鼓舞着,他艰难地拿起笔,用左手创作了10万余字的小说《曲状元——马致远》。

    还有一位叫生玉银,从事广播电视工作多年。多年来,他一直潜心研究马致远生平及其文学成就,取得了一定成果,先后有十几篇论文发表在国家、省、市报刊上,为“致远文化”的研究工作做出了贡献。

在文教局工作的金培瑞 ,多年前潜修致远文化,往来奔走,搜集整理马致远的词曲,传说,为弘扬致远精神立下了汗马功劳。

马致远的子孙们无不为先人而倍感骄傲和自豪,在祖辈的激励下,新人杰出,后生可佩。

在马致远的家乡,一所致远小学正在先辈的激励下,以她特有的办学方式和博爱的育人宗旨,伴随取得的优异成绩,走向未来,走向辉煌。

    “十万里江山大变沿容有小桥流水人家”。今天,我们的生活日新月异,“致远文化”也和着时代的步伐愈加发出独特的魅力。她不断在继承中发展,在发展中提高,形成了既体现先进文化又具有浓郁地方特色的文化瑰宝。“致远精神”也将随之发扬光大。在此,谨以一首《致远千里》的陋词纪悼先辈并和大家共勉。

 

      致远千里

          观景像慈貌鹤颜,

          赏诗词壮心青春。

悟古往深思熟虑,

论文采腹考经纶。

曲状元美名千古,

双进士旷古奇今。

纵存得满腔诗文,

凭怎么半世清贫?

是否为警醒后辈,

无奈何乱世红尘?

空怀有沥胆诚心,

频回首扣路无门。

仕途路多经风雨,

嗟不遇怀才遗恨。

恰适逢和谐盛世,

子孙皆记悼英魂。

念一份至善至纯,

教来者阳刚深沉。

数一段绝世佳话,

尽倾倒墨客文人。

辞别过枯藤老树,

再见了小桥流水。

古道场早以翻新,

瘦马亦荡然无存。

留得住旷世才华,

依旧在笑傲凡尘。

先时代固然远去,

足迹却仍然延伸。

树一帜光彩千里,

秉壮志致远精神。

  评论这张
 
阅读(1570)|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